首页 > 新闻资讯 > 内容
产品类别 / CATEGORY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北京译海腾飞翻译有限责任公司

联系电话:010-81534401,65677906

公司传真:010-65677906

项目经理:13241835386

联系信箱:81534401@163.com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郎家园1号大北写字楼512室(国贸桥东南角,紧邻招商局、海航大厦)

邮政编码:100022

公司网址:

新闻资讯
不留痕迹的翻译——影视剧翻译原则
编辑:北京译海腾飞翻译公司   发布时间:2018-05-14

不留痕迹的翻译——影视剧翻译原则

 

在供阅读的文学作品翻译中,多保留一些洋味儿是可取的,也不是那么严重的问题。而且翻译作品往往能给汉语注入一些新的东西,比如将“myth”译为迷思,或许就是对汉语的丰富。

 

影视剧翻译属于文学翻译,但不同于一般的文学翻译。纸面文学翻译作品可供人反复阅读查证,但影视剧翻译有视听性”——它是用来听、而不是阅读的。它转瞬即逝,要的是当时一瞬间带给观众的视听感受,越自然、越生活化、越口语化越好。最理想的状态是观众听了就觉得是人日常生活中说的话。而且要一听就懂,不需要停下来思考。由于英语和汉语的不同,即是是同一件事,同一个道理,说起来也可能很不相同。纸面文学翻译中或许可以保留原来的说法,供读者多次琢磨,但是视听艺术对这方面的要求更高。

 

影视剧翻译对语言自然和清晰度的要求远高于一般的文学作品。虽然文学翻译中也有对白的翻译,但我们读文学作品就知道其实很多长段的对白,尤其在早期的文学作品,比如狄更斯的作品,很难说是人平时说的话。而不管是字幕翻译还是配音翻译,都是要配着画面看的,人物、场景等都已经在画面中展现了,人物只需要像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一样对话即可。文学作品由于没有画面的辅助,所写人物对白和平时人们交谈的口语必定还有所差别。从这一点上说,影视剧翻译对语言口语化和生活化的要求远高于一般文学作品。

 

在影视剧中,英汉两种语言的差异体现得更明显,而且是必须要转化的。也就是说在以传递信息为主的翻译中,残留一些英语的句式和说法还说得过去,只要信息准确就行。但是影视剧翻译的结果是让观众来听来欣赏的,必须翻译得不留痕迹。

 

翻译是在各种限制力量间权衡的过程,在影视剧翻译中,意思的完全准确,即忠实往往退居其次,更重要的是节奏和自然。在上下文的对应中,让观众觉得这个地方就是该来这么一句才对

 

要做到不留痕迹,有很多方法或者原则可供译者参考,比如语言要口语化、生活化,要简洁、有节奏,要符合当时的语气、体现人物的性格、表达人物的感情。但实际中我发现,往往做到了这些原则中的一点,其他几点也就自然做到了。

 

提出六点看法与大家商榷:

 

一、简洁(观众能自己想到的都可省略)

 

英语译成汉语要省掉很多不是因为它啰嗦,英语要求形式完整,所以必然含有一些汉语中不必要说的内容。而汉语虽然形式不完整,但意思是完整的。所以英语原文不啰嗦,但按照它本来的套路成汉语就是啰嗦。尽量简洁不仅是为了对应节奏,还因为省了汉语才自然。

 

做到简洁,就要刻意省掉一些内容,其中一些是由于两种语言的差异而必须省掉的,还有一些是观众根据剧情很容易知道的,也都可省略。

 

1

电影《百万宝贝》片段:

 

原文

You'll find a trainer in this gym or somewhere else that's gonna wanna train a girl. It's the latest freak show out there. The trouble is, they’re gonna be wasting your time...

 

原译

很多人训练女孩,这家拳击馆和别家都有,你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个,但他们也只能浪费你的时间……

 

改译

找一个愿意收女徒的教练不难,现在外面这不是很时髦么。不过找也是白找……

 

原译在说很容易找到收女徒的教练这个意思上说得比较啰嗦,由于空间不够,省掉了“It's the latest freak show out there”一句,而改译的找一个愿意收女徒的教练不难,现在外面这不是很时髦么要简练地多,在语气上也比原译更强烈一些。这不是很时髦么既包含了“in this gym or somewhere else”的意思,也说出了弗朗基对收女徒的态度。

 

原译的但他们也只能浪费你的时间意思很准确,但与不过找也是白找相比,语气就稍差一些。找也是白找突破了英文的模式,但在意思上没有什么改变,反而更加简洁,更有力度。

可见,只要抓住一句话的事儿,找到汉语中常用的一种简洁的说法,句子就自然简洁了,而且往往也会有了点艺术的感觉。

 

2

美剧《绝望的主妇》片段:

 

原文

So, what did Carl say when you confronted him?

 

原译

你问卡尔时他怎么说?

 

改译

卡尔怎么解释的?(卡尔怎么跟你说的?)

 

与上一例子同样的道理,观众能看出的信息就不必重复,必然是问了才说的,所以你问卡尔时甚至你跟卡尔对峙时都可以省略。

 

3

电影《百万宝贝》片段:

 

原文

Father, that was a great sermon. Made me weep.

 

原译

神父,刚才的布道太精彩了,我都流泪了。

 

改译

布道真好,我都哭了。

 

原译很罗嗦,因为包含了不必要的信息。对话的两人刚从教堂出来,且其中一个是神父,所说布道必然是神父刚才的布道,因此刚才的在这儿没有必要。

 

4

美剧《绝望的主妇》片段:

 

原文

It was too salty the night she and Carl moved into their house.

It was too watery the night she found lipstick on Carl's shirt.

She burned it the night carl told her he was leaving her for his secretary.

 

原译

她和卡尔搬过来那晚,她做的太咸了。

她发现卡尔衬衫上有唇印的那晚,又太淡了。

卡尔为了自己的秘书离开她的那晚,她做糊了。

 

改译

他们刚搬来那晚,咸了。

发现卡尔有外遇那晚,又稀了。

他跟秘书跑了那晚,糊了。

 

修改后的要简洁并自然地多,并且节奏感很好。第二句省略了衬衫上的唇印这个信息点,但观众可从画面看出,而且改后意思更加清晰明了。

 

二、自然(摆脱英语思维,用汉语的说法)

 

只要残留了英语痕迹,汉语句子几乎无一例外会不自然。写进小说里或许可以接受,但在屏幕上让观众听效果就很不好。要使译文完全像是中国人平时说话那样,是很有难度的,但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语言要自然,就要摆脱英语思维,寻找在同样的情境下表达同样的意思,汉语中会怎么说。

 

1

美剧《绝望的主妇》片段:

 

原文

I don't like that word, Julie.

 

原译

我不喜欢这个词儿。

 

改译

不许这么说。(别说脏话/这多难听/注意素质)

 

我不喜欢这个词儿这句话在汉语中不存在,原来英语的表达得弃之不用,另外寻找汉语中表达这一意思时常用的说法。

 

2

电影《百万宝贝》片段:

 

原文

You're standing outside my church comparing God to Rice Krispies?

 

原译

你这是站在我的教堂外面把上帝比作薄脆饼干?

 

改译

这可是教堂,你竟拿上帝开玩笑?

 

原译完全按照英语的套路,这样的句子在英语中有强调的效果,在汉语中却有些怪怪的,很不自然。往往英语专业的学生英语看多了之后,也会用看英语的方式看汉语,就不会觉出这句汉语的不对劲,甚至觉得很好(我当时就是这样)。改过之后简洁也符合汉语表达习惯。

 

3

电影《百万宝贝》片段:

 

原文

——You're wasting your time. I told you I don't train girls.

——Thought you might change your mind.

——Dozens of trainers train girls. You won't have any trouble finding one.

 

原译

——你这是浪费时间,我说了不训练女孩。

——以为你可能改变主意。

——有很多人训练女孩,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个。

 

改译

——我早说过了,我不收女徒。

——我还想试试(我是例外/那可不一定)。

——收女徒的有的是,找一个很容易。

 

以为你可能改变主意这句话在汉语中也不存在,虽然它与英语句子“Thought you might change your mind”在字面意思上一模一样,但却没能清晰地表达出其意思,而且在汉语中很不自然。这句英语想说的我一直在这儿不走,你可能就愿意收我了,说白了就是我就是不走,就等着你收我。改译给出的几个版本都是汉语中比较常见而且口语化的说法,听起来很自然,它们虽然在字面意思上与英语相差很远,但在本质上与其意思更加接近。

 

4

美剧《绝望的主妇》片段:

 

原文

Since her modeling days in New York, Gabrielle had developed a taste for rich food and rich men.

 

译文一

她在纽约当模特的时候,就只喜欢名贵食物和有钱男人。

 

译文二

她在纽约当模特的时候,就只吃高档食物,只约有钱男人。

 

译文三

她在纽约当模特时,吃的是大餐,傍的是大款。

 

译文一意思明确,也很自然,但名贵食物的说法在汉语中不很常见,而且句式比较平,节奏感差。而译文二就好得多,因为它把握住了汉语喜欢用对句的特点,更加自然,说起来更有意思,更有趣味,与之相比译文一就太过平淡。

 

译文三更加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了,但在这儿语气稍微有点过。旁白站在上帝全知视角,以一种调侃和嘲讽叙述着这些事情,而译文三的语气更像是旁人在议论,与旁白淡淡地调侃的语气不太相符。我认为译文二更好一些。

 

三、清晰(将事儿点破)

 

纸面文学翻译可以尽量保留西方文化的意象,但影视剧翻译要首先考虑清不清楚,因为它的首要职责不是介绍西方文化,而是让观众看懂情节,并得到视听上的享受。最好是让观众一看就明白,不需要回过头来思考。

 

英汉语言的不同不仅是语言结构的不同,这种不同深入到两种文化的思考方式和意识形态。说同一个意思、同一个道理的时候,不同的不仅是语言元素,在视角、意象选择和思考逻辑上都很不一样。由于两种语言的差异,按照英语的思维逻辑说出的汉语往往会说不清、道不明,让观众觉得疑惑。这样的地方一定要将事儿点破,思考在那个情境中中国人要表达这个事儿会怎样说。有时候不仅要对语言本身做处理,还要改变说话的逻辑、换掉原文中中国观众不熟悉的意象或者概念。

 

1

电影《百万宝贝》片段:

 

原文

——Car should be able to back up, Frankie.

——Just push, will you?

 

原译

——车自己能倒的,弗朗基。

——帮忙推吧,行么。

 

改译

——车可以挂倒档的。

——就推吧。

 

“Car should be able to back up”这句话如果按照原来英语的句子结构,到汉语里边怎么说都别扭。其实只要抓住了人物想说的事儿到底是啥,再用汉语的惯常说法说出来就清晰了,而不必受英语句式的限制。威利此处无非想说你不用推车,可以开车挂上倒档后退。如此一来就清晰了。

 

2

电影《百万宝贝》片段:

 

原文

Frankie bought the Hit Pit from Bobby Malone 17 years ago. Bobby wanted to move to Florida, and Frankie wanted some security.

 

原译

17年前弗朗基买下了博比马隆的拳击馆。博比要搬到福罗里达,弗朗基想有点生活保障。

 

改译

17年前弗朗基买下了博比马隆的拳击馆。博比想到福罗里达养老,弗朗基想有点家业。

 

本段原文说的不是很清楚,影视剧翻译不应该执着于保留原文的一切,甚至保留其模糊性(除了这模糊是为了情节需要或体现人物特点而有意为之的),而应本着向观众说清楚的原则,通过变通把事情说明白。像这一句中,改译加了一个养老就使意思清晰完整了,也让下面立即要说的还没动身人就死了不那么突兀;而有家业要比有生活保障的意思清楚得多。

 

3

电影《百万宝贝》片段:

 

原文

——Willie, the title's just two fights away.

——It ain't that, it’s... It's like you said, I got one shot. If I win, I gotta make as much as I can while I can. I need somebody in the action who can make things happen. And I gotta make the change before the fight. Only way this guy say he'd take me is if he took me to the title.

——So I get you the title fight, and this guy takes you there?

——Only way he'd do it. I'm sorry, Frankie. I know how long you waiting on a title. I wish it could've been with me.

——Mickey Mack's a businessman. He can't teach you nothing.

——You already taught me everything I need to know.

 

原译

——威利,再有两场就是冠军赛了。

——不是因为这个,因为……你也说过,我只有一次机会,要是赢了,我得趁现在尽量多赚点。我得换个能帮我安排这些的经纪人,而且得在比赛前就换。因为这人说,得他带我去冠军赛才肯收我。

——这么说我给你谈妥冠军赛,这人只是带你去?

——只有这样他才同意。很抱歉,弗朗基,我知道你等拿冠军等了很久了,我也希望是和我一起。

——米奇麦克是个生意人,什么也教不了你。

——我需要的你都已经教给我了。

 

改译

——威利,再有两场就是冠军赛了。

——问题是……问题是,你也说过,夺冠军只有一次机会,要是赢了,我得多打几场多赚点。我得找个懂行的帮我打理,所以得赛前就换经纪人。只有这样他才肯和我签约。

——这么说我培养你,成绩是他的?

——只有这样他才同意。对不起,弗朗基,我知道你花了很多心血,我也不想离开你。

——米奇麦克是个生意人,什么也教不了你。

——该教的你都已经教我了。

 

威利的意思是你培养了我,但我现在要拿冠军了,得找个懂得怎么赚钱的经纪人帮我打理比赛的事儿,帮我赚钱。改译另辟蹊径,我得找个懂行的帮我打理中的懂行的就将意思说明白了,虽然英语原文没明确说出这层意思,但在汉语中得说出来意思才清晰。

 

我得多打几场多赚点也比我得趁现在尽量多赚点清楚得多,它说明白了多赚钱拿冠军之间的关系,如果不说清楚,观众会很疑惑:怎么拿了冠军就多赚钱了?

 

这么说我培养你,成绩是他的?这么说我给你谈妥冠军赛,这人只是带你去?更加清晰,语气上更强烈,更有戏味儿

 

四、体现语言风格(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说话风格)

 

影视剧翻译要求语言生活化、口语化是大体的要求,但剧中的人物往往各有特点,而语言是体现他们性格的方式,因此有些角色的语言会格外有特色。也会有人物的语言根本不口语化,平时说话也文绉绉的,都是完整句甚至复杂句,这是为了体现人物的性格,因此要保留这些语言特征。

 

不同的人物性格和丰富多彩的语言风格正是使影视剧出彩的地方,也是其最有意思、最有看头的地方。如果影视剧翻译仅仅以准确传达信息、叙述情节为目的,而不注重语言风格的多样性,就将影视剧的魅力大打折扣。

 

1

电影《巴顿将军》片段:

 

原文

Patton: Doctor... Where’s your helmet?

Doctor: I don’t wear a helmet when I’m in the hospital, general.

Patton: Start.

Doctor: I can’t use my stethoscope when I’m wearing my helmet.

Patton: Well, then cut two holes in your helmet so that you can.

 

网络字幕译文

——大夫,你的钢盔呢

——在医院我不戴钢盔,将军。

——开始戴。

——戴上钢盔就没办法戴听诊器了。

——那么,在钢盔上打两个洞。

 

改译

——大夫,你钢盔呢?

——我在医院不戴钢盔。

——戴上。

——戴上就没法用听诊器了。

——打上俩洞不就行了。

 

这一段对白很能体现主角巴顿将军的性格,他要求严格、军纪严明,要求医生也带头盔,说出的话决不允许顶回。语言利落、简洁、有力度。在翻译时要体现这种语气、展现人物性格。字幕翻译中最后一句那么,在钢盔上打两个洞软绵绵的,毫无巴顿将军的力度和气势。改译就比较利索、有力一些。

 

2

美剧《绝望的主妇》片段:

 

原文

——Well, the least I could do is make sure you boys had a decent meal to look forward to in the morning. I know you're out of your minds with grief.

——Yes, we are.

——Of course, I will need the baskets back once you're done.

——Of course.

 

原译

——至少我得保证你们两个有像样的早饭吃。我知道你们悲痛欲绝。

——是的,确实。

——当然啦,这篮子还得还给我。

——当然。

 

改译

——别的忙我帮不了,至少还能给你们做一顿像样的早餐。我知道你们非常难过。

——是的,确实。

——当然,记得把篮子还我。

——当然。

 

布里这一段话本身就是多余的,体现了她凡事都太过完美的性格。按照前面所说的影视剧翻译要简洁的原则,或许此处的“I know you’re out of your minds with grief”以及回答“Yes, we are”显得很多余,但是正是这多余的话出自布里之口才体现了她的性格,所以这些都要翻译出来,体现出布里说话特别得体,以至于显得做作,甚至让人觉得不舒服的特点。

 

原译对第一句的翻译有些偏差,这句话意思的重点不在于保证你们有饭吃,而在于别的我可能帮不了,但是做饭我很在行,至少我能给你们做早饭,强调是我能给你们做而非保证你们有的吃。我的原译看上去还算自然,但是在意思上有偏差,会让人觉得布里的意思是我得保证你们有饭吃要是没我你们得挨饿了

 

我知道你们悲痛欲绝没能把握好语气,太过了。

 

3

美剧《生活大爆炸》片段:

 

原文

Leonard: All right, Sheldon, to start our quest you need to open this little Christmas gift I got you.

Sheldon: A Christmas gift? You know I don’t enjoy Christmas.

Stuard: What’s wrong with Christmas?

Sheldon: Oh, where to begin? Trees indoors. Overuse of the words “tis” and “twas”. And the absurd custom of one stocking. Everyone knows socks belong in pairs. Who uses one shock?

Howard: Pirate with a peg leg?

Sheldon: Actually that helps, thank you.

 

网络字幕译文(搜狐视频版)

 

Leonard: 谢尔顿,要想开始征途,你必须先打开我送你的这圣诞礼物。

Sheldon: 圣诞礼物啊,你明知道我不爱圣诞节。

Stuard: 圣诞节有什么不好啊?

Sheldon: 太多缺点,不知从何开始。室内摆树,猛拽古文,例如此乃圣诞佳节,还有这荒谬的单脚袜习俗,是人都知道,袜子就该成双成对,谁会要单脚袜啊?

Howard: 一只脚是木制假腿的海盗吧。

Sheldon: 有用处我就舒服多了,谢啦。

 

改译

 

Leonard: 谢尔顿,玩之前你得先打开我送你的圣诞礼物。

Sheldon: 圣诞礼物?你明知道我不喜欢圣诞节。

Stuard: 圣诞节怎么了?

Sheldon: 让我从哪儿说起啊。树竟然摆在室内,滥用古文,像是此乃等,更别提单只袜子装礼物的荒谬习俗。谁都知道袜子应该成双,谁用单只的袜子?

Howard: 一条腿的海盗?

Sheldon: 有用处我就舒服多了,谢谢。

 

在这部剧中谢尔顿的语言是很有特色的,他性格极为古板,说话一本正经,除了有时迫于社会习俗的压力刻意模仿一般人平常寒暄或者开玩笑的用语外,他的语言都是极为标准正确的。而网络字幕译文没能把握住这一特点。猛拽古文中的猛拽一词是新兴的网络用语,应该恰恰是谢尔顿反对使用的语言,与其原本所用的正式而严格的“overuse”一词很不对应。

 

此外,字幕译文中要想开始征途受英语原文影响,很生硬。所谓的“quest”是他们即将开始的游戏,译为玩之前简洁明了。不爱圣诞节不如不喜欢圣诞节自然。单脚袜听来奇怪,汉语中没有这样的说法,应该是单只袜子一只脚是木制假腿的海盗非常忠实,说出了原文所有的信息,但却很冗长,直接说一条腿的海盗意思更清晰。

 

字幕的最后一句译得很好,没有直译为这有用处之类的,而是遵循了将事儿点明的原则,意思清楚。

 

4

英剧《是,大臣》片段:

 

网络字幕译文(破烂熊字幕组)

Hacker: So I want you to look into it and find out who it was. OK?

因此我就交给你调查,找出谁干的。好么?

Hacker: Yes, Humphrey?

怎么了,汉弗莱?

Humphrey: Minister, I think there’s something that perhaps you ought to know.

大臣,有件事您得知道。

Hacker: Yes, Humphrey?

什么,汉弗莱?

Humphrey: The identity of the official whose alleged responsibility for this hypothetical oversight, as being the subject of recent discussion, is not shrouded in quite such impenetrable obscurity as previous disclosures have led you to assume. But not to put too fine a point on it, the individual in question is, it may surprise you to learn, one whom your present interlocutor is in the habit of defining by means of the perpendicular pronoun.

被归置责任的这名官员的身份——其作出这件假定的疏忽,成为我们近来讨论的对象——并未笼罩在密不透风的层层迷雾之中,大异于您基于早先信息作出的推断,一言以蔽之,追根究底,我们讨论的这个人,也许您会吃惊,在您目前的谈话对象提到他时,通常会使用第一人称代词来指代。

Hacker: I beg your pardon?

你说什么?

Humphrey: It was... I.

这个人是……我。

Hacker: Humphrey! No!

哦,汉弗莱!

 

这部英剧中最精彩的就是汉弗莱的语言。汉弗莱做了25年的公务员,是典型的传统官僚,作风保守,擅长复杂晦涩的英语。他的语言是空泛官话的典范,擅用长句、大词和复杂句式,很简单的事情也会绕来绕去说一大通,让人不知所云,但意思又是完整清楚的。他的语言和大臣哈克的形成对比,并经常有哈克一头雾水的样子来衬托,形成了极强的幽默效果。

 

大家发现25年前曾有一税务官因疏忽将巨额公款让与外国,结果这人正是现任常任秘书的汉弗莱。这一段是汉弗莱极为委婉地向大臣哈克承认这一事实,简单的一句“It was I”在汉弗莱口中变成了如上的样子。

 

这是通过语体色彩的变异制造的幽默,只要在译文中采取同样的语体色彩变异就能获得同样的幽默效果。字幕组的翻译在细节上还有可商榷之处,但是在总体上体现了人物的语言风格。

 

五、美感(给人艺术的享受)

 

有些影视剧的语言很美,艺术性强。一般的影视剧中也会有诗歌、歌曲等片段,需要特殊处理。在这样的地方,翻译时也要注重追求语言的美感,给观众带来艺术的享受。在翻译歌词时还要注意与旋律和节奏配合、押韵等。

 

1

电影《巴顿将军》片段:

 

网络字幕译文

You know what the poet says: “Through the travail of ages/ it’s the pomp and toils of war/ have I fought and strove and perished/ Countless times upon the star/ as if through a glass/ And darkly the age-old strife I see/ where I fought in many guises many names/ but always me.”

诗人写了首诗:在艰苦的岁月里/在战争的胜败当中/我战斗、挣扎和死亡/反反复复,永不休止/仿佛从望远镜里/我看到我自己/虽然以各种名义战斗/可我保持我的本色

 

巴顿是军事历史学家,崇尚古代的战争,经常幻想自己驰骋在各个时代的战场上。字幕组的翻译较有诗的感觉,但是后半部分意思模糊,仿佛从望远镜里/我看到我自己/虽然以各种名义战斗/可我保持我的本色没说明白原诗的意思。此处反映巴顿的战争哲学,需要准确一些。我将字幕组译文稍作修改:

 

有这样一首诗:在艰苦的岁月里/在战争的胜败中/我战斗、挣扎、死亡/反反复复,永不休止/仿佛透过一面镜子/我看到千百年的战场/虽曾以种种身份在上面驰骋/但我总是我自己

 

2

迪士尼电影《花木兰》插曲:

 

Let's get down to business

To defeat the Huns

Did they send me daughters

When I asked for sons

大家同心作战

让匈奴绝望

为何这群士兵

都像个姑娘?

You're the saddest bunch I ever met

But you can bet before we're through

Mister, I'll make a man

Out of you

你们笨拙散漫又扭捏

但我会改变你的前途

要成为男子汉

不认输

Tranquil as a forest

But on fire within

Once you find your center

You are sure to win

扎稳你的步履

内心要坚定

开阔你的胸襟

求胜要有决心

You're a spineless, pale, pathetic lot

And you haven't got a clue

Somehow I'll make a man

Out of you

胆小又害怕 心乱如麻

你惊慌茫然无助

要成为男子汉

不认输

I'm never gonna catch my breath

Say good-bye to those who knew me

Boy, was I a fool in school for cutting gym

This guy's got 'em scared to death

Hope he doesn't see right through me

Now I really wish that I knew how to swim

我气喘如牛快断气

西方极乐等我光临

大家全都被他吓傻了

他们胆颤心又惊

我的身份还是秘密

掉到水里可会要了我小命(此段为众角色说唱)

Be a man

We must be swift as a coursing river

Be a man

With all the force of a great typhoon

Be a man

With all the strength of a raging fire

Mysterious as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

男子汉

行动快速像那江河湍急

男子汉

破坏力像那风暴无情

男子汉

满腔热血像那野火压境

神出鬼没像那暗夜的

恶梦

Time is racing toward us

Till the Huns arrive

Heed my every order

And you might survive

时光毫不留情

匈奴快逼近

听从我的指令

才能够活命

You're unsuited for the rage of war

So pack up, go home you're through

How could I make a man

Out of you

沙场太残酷

血光杀戮 若害怕踏上归路

要成为男子汉

不认输

Be a man

We must be swift as a coursing river

Be a man

With all the force of a great typhoon

Be a man

With all the strength of a raging fire

Mysterious as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

男子汉

行动快速像那江河湍急

男子汉

破坏力像那风暴无情

男子汉

满腔热血像那野火压境

神出鬼没像那暗夜的

恶梦

 

汉译版翻译得不错,很适合演唱,我看了中英两个版本的电影,觉得汉语版本的效果要比英语原声好得多。

 

六、不可译性(翻译的极限)

上面所说的《是、大臣》中的例子是通过语体色彩变异达到的幽默,在汉语中也可有同样的效果。但有些作品中有很多文字游戏,像是拆字、音近字、双关等,使用的是英语特有的一些东西,除非有巧合,否则很难移植到汉语中。这似乎是翻译的极限地带了。

 

1

美剧《老友记》片段:

 

原文

Rachel: But see, it was a plan. It was clear. Everything was figured out, and now everything is just kind of like...

Phoebe: Floopy?

Rachel: Yeah.

Monica: You are not the only one. I mean half the time we don’t know where we’re going. I mean you just have to figure it out. At some point it’s all gonna come together and it’s just gonna be... Un-floopy.

Phoebe: Yeah, like that’s a word.

 

网络字幕译文

 

Rachel: 那是有预谋的,一切都很清楚,一切都会发生,就好像...

Phoebe: 很简单的情况?

Rachel: 对。

Monica: 我们也常不知自己何去何从。你得仔细想清楚,自然就能步上轨道。

Phoebe: 对,真能拼。

 

改译

 

Rachel: 但那是都计划好了的,该怎么办都很清楚。但我的一切都……

Phoebe: 乱套了?

Rachel: 对。

Monica: 不只你这样啊。我们很多时候也找不到人生方向,你早晚会弄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的,到时候一切就……不乱套了。

Phoebe: 有这词儿么。

 

字幕翻译得很差,第一句漏译一个词儿“now”,结果意思反了,与下面的内容衔接不上。“floopy”“un-floopy”也没能译出。我尝试将其用汉语中的乱套替换,但是效果远不如英语原文。

 

2

美剧《老友记》片段:

 

原文

Monica: Hey, Joey, 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were omnipotent?

Joey: Probably kill myself.

Monica: Excuse me?

Joey: If little Joey is dead, then I got no reason to live on.

Ross: Joey, omnipotent.

Joey: You are? Ross, I’m sorry. (to others)I had no idea. I thought it was like a theoretical question.

 

网络字幕译文

 

Monica: 如果你变得全能,你希望做什么?

Joey: 大概是自杀吧。

Monica: 什么?

Joey: 如果小乔依死了,我就没再活下去的理由。

Ross: 乔伊,无所不能,不是无能。

Joey: 你是无能?罗斯,对不起,我以为是一个理论问题。

 

改译

Monica: 乔伊,你要是全能的,会干嘛?

Joey: 肯定自杀。

Monica: 什么?

Joey: 要是小乔伊死了,我也不活了。

Ross: 是全能,不是性无能。

Joey: 你性无能?真替你难过。(对其他众人)我当是假设的问题呢。

 

乔伊两次都将“omnipotent”听作“impotent”,结果闹出了这出笑话。字幕翻译语言不够简洁,最后一句“theoretical question”译为理论问题意思不清。但是做过修改后依然没能还原原文的幽默。

这样的地方只能让懂英语的人去欣赏了,加注虽然可以起解释作用,但是幽默效果会大打折扣。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